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 通關心得&介紹
2011-12-17 (土) | 編集 |



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




劇情有捏,請慎入。
前言 & 感想:

是 August 的最新作品,跟前作的風格相差甚遠。
前作的作品如「夜明前的琉璃色」及「FORTUNE ARTERIAL」,風格相差很多。
在偶然的情況下接觸到了這款遊戲,玩過之後發現非常符合我的風格
甚至愛上了它,努力的玩到了現在,就在今天2011/12/11凌晨2點多的時候將它給全人物通關了。
嘛,只能說心情舒暢了許多,真是款好的Gal game,不負我對August的期望了。



想必很多人也不知道這部作品是什麼,首先,我先貼它其中一個宣傳影片給大家看看。








諾瓦斯 艾蒂爾

這是這個遊戲主角「凱伊姆」活著的島,而這座島則被聖女大人的祈禱浮在空中
避免遭受到下界異樣的黏液襲擊。
主角與他的家人,在小時後遭遇了「大崩落」
而他恨著已久,總是將風頭搶先的哥哥「阿伊姆」卻不甚要掉落到了下界
而凱伊姆還小沒辦法將阿依母從懸崖邊拉上來,最後,哥哥阿伊姆說了

「代替我活下去吧!,去尋找你生存的意義」

就這樣凱伊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哥哥掉落了懸崖
而因為大崩落的關係掉到了「牢獄」的凱伊姆,無雙親及家人
靠著每天吸食穢水苟活了下來,而被賣到娼館中,準備被抓去當男妓
凱伊姆不想當男妓為了滿足那些怪異人的癖好,而決定逃跑。
結果逃跑失敗被抓回來了,而娼館當時的「不蝕金鎖」先代頭領
看中了凱伊姆的刀法以及實力,並邀請他成為刺客殺人生活
而凱伊姆選擇了理所當然的選擇,寧願殺人苟活也不要被不認識的男人騎在身上
開始成為了「不蝕金鎖」的手下做事。

「不蝕金鎖」是在遭遇「大崩落」的時候為了鼓起大家生存的勇氣
而開始統帥了牢獄,變成為牢獄的老大。

主角就是在這樣過著有一天沒一天的生活,持續的殺人殺人殺人
直到他遇見了他這生中最重要的一場事故「大崩落」
的殘跡「終焉之晚霞」的光芒發生在一名少女的那一刻起
主角的這一生改變了,而發出「終焉之晚霞」光芒的少女名為
「尤斯蒂雅 • 阿斯托莉亞」。







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


簡介:

故事簡介


悲劇往往是不合理的,但是這種程度的悲劇用不合理來描繪又是不相稱的。
那一天,這個都市一角的多數人命一起崩落向大地。
性别,年齡,人性,地位,經濟力……犧牲者的一切區別都不復存在,只是因為在那裡,他們的性命就被奪去了。
為什麼必須要死呢。
無數的死有什么意義嗎。
沒有答案,留给世間人們的是,沒有輪廓茫然的喪失感。
這就是被後世稱為「大崩落」的悲劇。
從那次崩落之后,這個都市(諾維斯•艾特爾)一直被異常的陰雨籠罩著。
從上層到下層,浸濕都市的雨水緩緩地流著,不久就沉積於牢獄。
街道的污水無法清理,囚犯們只是喘息著。
這個都市(諾維斯•艾特爾)迎來日照的日子,總有一天會到來嗎。







世界觀

世界觀




遙遠的過去。
以作為神明使者的天使為依據,世界被創造出來。
唯一掌握祈禱語言的生物「人類」,借助天使的力量,獲得了巨大的進步。

但是,在繁榮富裕的時代,人們漸漸忘記了祈禱。

最初的悲劇大约發生在500年前。
人類的傲慢激怒了神明,於是將天使從世界召回。
失去秩序的大地,瞬間被混沌的洪流所吞沒。
無數的都市崩壞,世界上沒有忘記祈祷的只剩一下一個人,這位聖女祈求神明的寬恕。
神明接受了聖女的祈祷。
於是最后残留的都市得以浮在空中,將人類從滅亡中拯救出來。
那就是,這個都市。
浮游於上空,人類最後的都市,諾维斯•艾特爾。


以後,聖女的贖罪祈禱代代相傳,巨大的都市得以留在空中。
平稳的時代在持續著,雖然比不上繁榮的時代,但都市確實在漸漸發展。
但是,當聖女傳至第二十八代時。
悲劇再次發生了。
在沒有徵兆的情况下,都市的一角失去了浮力。
與崩落的岩盤一起,據说有數千人被吸入了大地混沌之中。
這就是記憶之中前所未有的「大崩落」。

大崩落致使都市發生了變化。
原來,這個都市只有貴族居住的上層和一般平民居住的下層2個區域而已。
但是,伴随著崩落發生的地震,下層的一部分下沉,產生了一段被绝壁隔離的新區域。
即是所謂的「牢獄」。

崩落之後形成的牢獄,即便保守地看也是個地獄。
小巷内充满了遺體與負傷者,因物資不足而致死的人在不斷地增加。
花費了數年時間總算是恢復了秩序,牢獄簡直成為了一個新的社會。
牢獄的角落里充滿了贫窮的人們,僅僅為了些許金錢就會有生命逝去。
盜竊和暴力也是家常便飯。
痛苦招致痛苦,悲劇創造悲劇。
積滿的绝望淤塞奪走了人們的光明,多數的人任由身体沉入其中。
但是,誰又能責備他們呢。
因為這才是,牢獄的「日常」。











大崩落
十幾年前,這個都市遭遇了一次大规模的崩落事故,被稱作『下層』的平民居住區的一部分突然崩落。
與岩盤一起墜入下界的人類數以千計,活下來的人們也失去了親人和財產。
和火災地震不同,崩落事故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所有的東西都在一瞬間消失掉了。
連對死者的祭奠都無法進行,在幸存者的心中難以癒合的失落感至今仍在擴大。
而且對於都市中的居民來說,那完全無法预防的『都市坠落』带來了極大的恐惧。
自都市上浮之後持續了五百年的平安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大崩落遺蹟







牢獄陸地


牢獄陸地

外觀有些骯髒的陸地。重重交疊的屋檐遮住了天空,陽光就像財富一樣與這裡無緣。
只有從建築物的縫隙裡才能看到那夢幻一般的王宫和聖堂。
那是個沒有飢餓,沒有暴力,沒有遍地嘔吐物的地方。
那種遥不可及的高度,讓牢獄的居民漸漸不再企盼。
於是不知從何時起,再也沒有人抬頭仰望天空了。











牢獄的成立


牢獄的建立


因為《大崩落》,諾維斯·艾特爾的一部分地面連帶上面的居民都消失了。
那個時候,有一部分地面雖然沒有完全崩落下去,
但是卻和『下層』分離開成了一片陷進去的地面,被稱為『牢獄』。
『牢獄』和『下層』之間由陡峭的懸崖相隔,
在大崩落之後開始處於無法互相通行的狀態。
當時的『牢獄』中,有著許多的難民但是食品物资卻完全斷绝,一時間陷入了混亂狀態。
而且也沒有衛兵出面來维持秩序,『牢獄』中的居民感覺自己已經被國家所拋棄了。
(當時在那里構建起秩序的是叫作『不蝕金鎖』的组織)
直到現在仍然會每個月發生一次地震,不知何时又會再次發生崩落。
對於居民来說,僅僅是低陷的地面就已經给他們帶來了巨大的恐懼感,
因此『牢獄』中的人心一片混亂,而且毫無恢復的徵兆。










牢獄的生活


牢獄的生活


『牢獄』與『下層』之間設立了觀卡,人員和物资可以再次通行了,
但是基本上這里的生活和大崩落剛過後相比沒有太大改變。
也就是說,這裡仍然是無法無天,充斥著贫困,賣春和暴力的街區。
與物资進出的關卡前面的廣場相對的,是位於街區中心的娼館街。
從上層和下從來的客人集聚於此的這條大歡樂街,華麗而低俗地喧鬧著,
而進入那些陰暗的陸地之後會發現這裡遍布贫民窟,這就是『牢獄』的兩面。
這裡的居民大部分贫困,每天為了生計奔波已是筋疲力盡。
另外,下層的居民雖然可以自由出入牢獄,
但牢獄居民沒有要事的話是不能前往下層的,因為無法通過關卡。
窮人和罪犯這種城市里的渣滓,雖然能夠進入牢獄但卻無法出來因此越積越多。











不蝕金鎖

不蝕金鎖


掌管著暴力和賣春這些牢獄的陰暗面,可以說是牢獄中的實際執法者,這個组織叫做《不蝕金鎖》。
原本是在大崩落剛结束後的混亂加食物不足狀態下,對從懸崖上方的下層買進的物资進行分配的團體。
之後在被國家半拋棄的狀况下,擔當起了恢復牢獄秩序的任務,因此受到了居民一定程度上的信任。
即使在现在由國家派出了维持秩序的衛兵,但也只是空有形式,無論是實力還是居民的信赖程度,
都遠不及『不蝕金鎖』,在賄賂之下放棄了自己的職能。
另外,幾年以前初代的頭領死掉之後由他的兒子吉克繼承了他的位置,
但是當時的副頭領带著一部分人離開獨立了,到现在兩派仍然常為地盤和贸易上的事情而起衝突。
『不蝕金鎖』的本部,在娼館街最大的娼館『莉莉烏姆』的顶層。









娼婦/娼館



娼婦 / 娼館


為了生存下去,或者自願,或者被强制從事賣春的女子就是娼婦,作為交易場所兼住所的地方即娼館。
位於娼館街最中心的『莉莉烏姆』是最高級的店。
往周邊走去的话,娼婦的質量和價格都會随之下降,最邊上的店還繪有染上性 病的風險。
娼館基本上由不蝕金鎖直接管理,娼館的主人會向不蝕金鎖上繳保護費,
而在娼館之間,娼婦之間,娼館與娼婦,客人之間,以及客人之間發生纠纷的時候不蝕金鎖也會出面處理。
當然,娼婦逃亡的話也是由管理者不蝕金鎖來進行嚴厲處罰的,對於幫助娼婦的男人也會進行同樣嚴厲的懲處。
另外,由於娼婦幾乎不可能逃到『牢獄』外面去,因此娼館街也就沒有設立圍牆來拘禁她們。
又因無論上層還是下層賣春都是非法行為,因此高級娼館裡常常會有從牢獄以外的地方前來的大主顧上門。









羽狩

牢獄關所的通道


將牢獄與下層之間連接起來的唯一通道守護住的就是這灰色的建築物。
高聳的石壁對這裡的居民形成了巨大的威嚴。
這裡有國家派驻的工作人员,無事的人不會随便靠近這裡。
但是,只在幾年一度的關所凉台上舉行的聖女視察儀式之時,
會有贫窮的人們抱著微薄的希望前來此地。
羽狩
將患有《羽化病》的患者《羽狩》找出來加以保護,带去治療醫院隔離起來,完成這種任務的组織被稱為『羽狩』。
正式的名稱是《防疫局》,但是為了諷刺其强制手段,一般稱之为《羽狩》。
另外,由於隔離作為傳染源的羽化病患者對國家來說是當務之急,
因此羽狩组織被赋予了「強制排除妨礙羽狩行動的人」的權力。
這種「强制排除」的行為可以是從破門而入到斬殺惡意組饒者,
因為反抗隔離行為的事件在牢獄中經常發生,羽狩從隊员中也有很多凶暴的人。
防疫局的負責人是最近開始展露頭角的年輕貴族鲁基烏斯卿。
而牢獄隊的隊長由菲奥奈擔任。






政治形態


政治形態


從諾維斯·艾特爾離開大地的时候開始,這個都市一直處於諾維斯家族的統治之下,直到今天。
雖然國王有著許多贵族帮忙處理政務,但是出於地理上的原因這個國家無法擴大領土,
因而國王也無法賜予貴族們太高的赏賜。於是貴族們漸漸對國政和地位失去了興趣。
不要說政變,就連權力爭奪都很罕見,說好聽一些就是國家很安定。
民眾對王室以及政治也缺乏關心,連現任國王病倒的事都少有人知道。
作為下一任國王的大公主年纪尚輕,現在正於執政公的輔佐下處理政務。









上層居民


貴族與上層


國王以及貴族們居住的地方,俗稱「上層」。
與一般民眾居住的「下層」相比,有很多高度不平的斜坡。
雖然並不是很好的居住地,但貴族們一直以來都居住在這裡。
其頂端聳立著能夠俯瞰整個都市的王城。
光是其高度就讓人望而怯步,更難以知曉其内部的狀況。
供聖女進行祈祷的場所聖堂亦在上層,這裡是諾維斯·艾特爾的居民們所高不可攀的地方,
也是人們崇拜的對象。相應的戒備也很森嚴,牢獄中難得一見的衛兵,在上層卻是隨處可見。











信仰


諾維斯·艾特爾的信仰


諾維斯·艾特爾只有一個宗教組織,即《聖女伊蓮教會》。
這個組織宣揚著聖女至高無上的地位,並將每日向聖女祈祷當作是維持日常生活的必要事項。
民眾也幾乎全都接受了這一教導,人人都把就寢和進餐前的祈祷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即使是為了生存而做些不法勾當的牢獄居民,亦真誠地信仰著聖女。
作為宗教設施,在上層有教會的總部,大聖堂。下層和牢獄中每片地域也都配置有教會。
除了用來進行祈祷和傳教之外,也作為集會場所和簡易的治療場所。發生災害時也被用来當作避難所。











人物介紹:

尤斯蒂亞


蒂雅(尤斯蒂雅•阿爾托莉亞)

她說 「世上只有痛苦的事情」
她說 「世上只有悲傷的事情」
即使如此,她不放棄繼續生存下去。
即使被世間的所有舍棄而漂流到世界的盡頭,
她還是監持走下去,
相信着命運所顯示的方向有著希望。
而今天也是個一個人。

後背生有羽翼的少女,該病被稱為「羽化病」。由於某種原因而被主人公收留。既没有雙親也沒有撫養的親人,從懂事時開始,就已經作為下級僕人被使役著。即使擁有如此痛苦的人生,她還是非常的開朗,對周围的人很平和。
主人公說:「像是向日葵般的少女」。由於至今為止的經驗,
家事全部無懈可擊而被自甘情願照料主人公的 艾麗絲所敵視。






艾莉斯


艾麗絲 (艾麗絲•弗蘿菈莉)


她挺立於自由的天空中。
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缚,既沒有痛苦,也沒有憎恨。
擁有彷彿無風的草原的魂魄。
但是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掉落在充滿絕望和歡樂的大地上。
連從寒風中保護身體的外套都沒有。

在馬上要變成娼婦時被主人公贖回來的少女。在娼婦街上當醫生以謀生計。其醫術受到娼婦們的讚赏,可本人卻主張「妻子才是正業,醫生只是副業」。可惜的是,對患者的愛情和家事能力不足。雖然性格冷漠這点比叫棘手,可是對於治療主人公的傷勢時會發輝超於平時的熱情。認為說「死」就有可能會真的死掉,所以發言時很注意這一點。
凱伊姆說:應該先治一治自己頭腦





聖女

聖女柯蕾特


聳立的聖域的最深部。
孤高的少女獻上禱告,讓世界連接於天空中。
她的聲音為迷惘的民眾顯示方向,
她的身軀為沒有明天的民眾带來安祥。
有誰知道,
在那沒有光亮的眼瞳裡映出什麼。
又有誰知道,
在她的胸腔的深部燃燒著的冰冷的火焰。

第29代聖女,柯蕾特。代替承擔「大崩落」的責任而被處刑的先代,以祈祷之力將都市諾維斯•艾特爾留於上空。極少在民眾前露面,而被認為其一生都在聖堂深部的聖域裡祈祷。因為失去了光明所以被稱為「失明的聖女」,在民眾中人氣非常大。她的人格,雖然只有少數人知道,是纯真而有邏輯性的。由於言與中常帶冷嘲和愤世嫉俗的口氣,而常常被認為她的人格很苛刻。






莉西亞


莉西亞(莉西亞•德•諾維斯•尤利)

困擾的時候,她總是會展開笑容。
而多種問题也會随之而逝。
迷惘的時候,她總是果斷的下决定。
而許多的纠纷也能防範於未然。
《無冠的女王》今天也依舊带著笑容下了一個决定。
即使心裡知道那所帶來的结果將會是什麼。
王家的首席公主及王位第一繼承人。
由於现今的國王卧病不起,她開始代理其管理政務。有的貴族為了揶揄她,將還未進行戴冠儀式的她奉為《無冠的女王》,但本人卻完全不予理睬。雖然性格明理且活力充沛,但在良好教養的反面,她也有著經不起打擊的一面。雖然貴為王家之人但卻對世俗之事很感興趣,經常從僕人那裡搶些炊事和裁縫之類的工作,著時讓人煩惱。







菲奧奈


菲奧奈(菲奥奈•希爾法莉亞)

她一直在戰鬥著,
跟無知愚昧的民眾,
跟無能的部下們,
跟擾亂治安,胡作非為的鼠辈們,
跟從事墮落性賤業的人們。
她一直在戰鬥著,
卻從來不知道要得到什麼。

為將患有<羽化病>的人半强引地送至牢獄治療院而成立的组織<羽狩>——她擔任此部隊的隊長。她有著堅信<羽狩>在社會上的存在意義而熱心工作的認真性格。對娼婦街等抱有厭惡感而成了和主人公發生衝突的火種。在劍術上有些心得,且是一個不惜鍛鍊的努力家。個人也有著喜歡漂亮和可爱之物的女性的一面。由於有着死板不靈活的一面,經常跟周圍起衝突。而慶幸的是本人對自己的性格有所自覺









凱伊姆


凱伊姆(凱伊姆•阿斯特莉亞)

無天理的不幸是每一個人生必有的事物。而在這牢獄裡更是數不盡的多。

本故事的主人公。
在「大崩落」中失去全部而流落到牢獄的男人。
在心中深部所受的傷痕還未痊癒而依舊流着鲜红色的血滴。年幼時曾在娼館「莉莉烏姆」裡當奴僕而被任意的使唤。之後被前一代《不蝕金鎖》頭領看上了運動能力,而開始從事賣命性的工作。從那以來,他一直在牢獄中揮動刀刃,以他人的生命為食糧來讓自己繼續生存。雖然自前一代頭领死後就洗手不幹了,但在他的周围還残留着血的味道。










吉克

吉克

即使抓住了女人也不會被殺啊,輕鬆啊。

牢獄之中勢力巨大的组織「不蝕金鎖」。這個組織當代的頭領,卡伊姆以前的熟人。
他的性格仿佛象徵著混沌的牢獄般複雜。性情捉摸不定,對站在他面前的人來说,是神,或者是惡魔般的存在吧。他從娼館街的深處俯瞰著牢獄, 只要一動念頭就可以改變他人的人生。自前一代頭領繼承下來的這一个位子到底會為他带來幸福或是不幸?無論如何,今天他還是在牢獄的暗部繼續指揮著組織。









梅爾特


和凱伊姆打交道很久了。弱點什麼的我全很清楚。

一人掌管娼館街入口處的酒吧「菲諾列塔」的老闆娘。過去曾是娼館街人氣非常高的娼婦,但卻被不蝕金鎖的上一代頭領,吉克的父親贖身,並得到此酒吧的經營權。臉上明朗的笑容從未斷绝,彷佛是要跟缠繞著牢獄的絕望和不安對抗一樣。






庫羅蒂亞


庫羅蒂雅

暗地肯定有不少女人哭泣了哟

娼館「莉莉烏姆」的首席娼婦。將沒有血緣關係的娼女們當成自己的妹妹一樣對待,在充满絕望的生活中尋找一絲絲陽光。其優雅的身段,稳重的言語,明顯與牢獄不符,但是絕對不會說出過去的事情。對於娼婦們萊說根本沒有讓她们回憶起過去的從容,而只是過著只是為了迎接明天的日子。








莉莎

莉莎

「大人……沒錯! 就是禁斷淫靡的大人的關係!」


看著结束了自己生命的娼婦的遗骸,她這樣想著——有什麼好绝望的。
反正是挣扎不出去的泥潭,索性在沉進去之前好好享受一番不是更好嗎?
因此,她舞動著。
彷彿是歌唱著春天的蝴蝶一樣,在五颜六色地閃爍著的娼館街的夜晚裡,翩翩舞動著。
但是她内心深處,卻在對這樣的自己冷冷地凝望著。






阿伊莉斯



阿伊莉斯

「人氣在上升的话,身體會吃不消的」

和庫蘿蒂雅及莉莎一起在娼館内工作的少女。有著和招待客人的工作非常不相稱的性格,一點都不獻殷勤,常常在前廳的角落發呆。在放任自身被籠罩娼館的紫煙所渲染的同時,她一直剎那間變成另一個人的自己感到害怕,輕蔑。而她也同時在期望著名為 「放棄」 的麻藥完全侵蝕全身的那一天的到來。





魯基烏斯


魯基烏斯

我所擁有的只是能為這一個都市盡责而感到的快樂而已

作為改革派的棋手而名聲鹊起的年輕贵族。
他究竟是如何獲得那樣的地位,很少有人知道。
大多數贵族對於身為成功者的他,稱讚著,諂媚著,有時也會嫉恨著。
雖然是指揮著『羽狩』组織的負責人,但是在牢獄中也有不少他的支持者。
大概是對於一日不如一日的生活難以忍受,而期盼著他能有所做所為吧。





西斯迪娜



西斯迪娜


只要能達到目的,由誰來擔當都無所謂

作为鲁基烏斯的左右手,一直追随著他。
幹練的舉止和言語,讓人懷疑她和鲁基烏斯同属上層貴族。
很少表现出感情來,總是沉著冷静的模樣。身上散發著一種冰山的氣息。
對鲁基烏斯非常忠心,將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花费在為他做事上。





菲奧奈的手下




可以再抵抗啊,剛好最近身體有些缺乏鍛鍊了。

「羽狩」的成员。
擔當 菲奥奈 隊的副隊長一職。雖然劍術優秀,但他那諷刺性的性格讓他不受他人支持。持有羽化病患者,通稱有翼者是會带來惡害存在 的觀念,而在執行職務時從不带任何宽容和慈悲之心。從國家的觀點來看,他是一位優秀的官员,也是應受讚赏的人,即使他的劍啜飲了無數的鮮血。






吉爾巴魯特


吉爾巴鲁特

真正應該保護的東西真是意外的少。這就是現實。

支持著國王的工作,擔當著名為『執政』的職務,貴族們一般稱他為『執政公』。
家庭出身並不是太好,但是憑借著在激烈的權力争奪中取勝而得到现在的地位。
在现在國王病倒,大公主裡西亞年纪尚小的情况下,『執政公』所承擔的執責變得越來越沉重。





法莉亞斯

法莉亞斯



「為了什麼而輝舞劍刃,這是由我自己决定的」

年輕時被國王賞識而被提升為骑士,對國王的忠心無人可比。
现在是統帥著禁衛軍的『禁衛騎士團團長』。
因為國王病卧在床,他一邊祈祷著王的康復,一邊竭盡全力維持著城裡的秩序。





拉菲



拉菲莉雅


「我認為你並不是壞人」

和聖女伊雷奴一同生活在聖域里,除了照顧她之外,還擔任著和聖堂里的神官們連絡的職務。
在聖女得到現在的地位之前,兩人就已經是知己好友了,现在的關係則更加密切。
性格穩重而正直,因為長時間生活在聖域中,非常缺乏對世间的常識。





神官長 納達爾



「聖女大人正是因為能保護都市處於安穩之中才成為聖女大人」

身為最高職務的神官長,掌管著教會的一切實際事物。
因為要負責對外事務,除了作為聖職者的能力外,對政治能力也有很高的要求。
但是一般民眾鮮少有知道這個職位的存在。
納達爾作為年纪輕輕就带領教會度過大崩落之後的難關的神官長,深得教會内部的信赖。










最後附上幾張CG






CG1.jpg


CG2.jpg



CG3.jpg



CG4.jpg


CG5.jpg


CG6.jpg




CG7.jpg


CG8.jpg

CG9.jpg


販售日期



Comments:
この記事へのComments:
Comments:を投稿
URL:
Comments: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Trackbacks URL
この記事へのTrackbacks: